欢迎访问:xe8k.com,我们的动力离不开你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國企淫亂 第五章

 

第五部  劉千金智擒陳助理

這是一個很典雅的二層小樓,墨綠的水杉林掩映之中,一抹紅牆隱隱約約的

露出一點頭來,從表面上看來,是一個普通的別墅,實際上,這樣的小樓在這一

片山林?還有很多座,是市政府領導的別墅區,只有市委常委才可以有這樣的資

格居住,原來的名字叫紅樓,後來國內出了遠華一案,這個名字自然就沒有了使

用的價值。而在同一座城市?,還有很多的下崗職工沒有自己的房屋,甚至幾代

人還住在同一間屋子?,讓人唏噓不已。

  空蕩蕩的別墅?,靜悄悄的,寬大的客廳?擺放著紅木的會客桌椅,牆上懸

挂著中央領導親切接見劉德財的相片,相片上的劉市長笑的燦爛輝煌,滿臉的幸

福象初戀的情人,媚人的眼神象獵狗看見了潔白的赤裸兔子。

  沿著偏轉的法式階梯上去,周圍的牆上懸挂著一些油畫,懂行的人就會發現

這些都是國內知名畫家的作品,雖然說不上價值連城,也是一筆筆隱藏的小小財

富。而且沒有任何問題的是業余愛好,體現了劉市長的博學多才和高雅品位,實

際上,他什麽也不懂,但是他知道,這些東西可以換來不少的金錢就行了。

  這第二層樓上是市長的主臥,千金的臥室,還有兩個客房和一個小客廳,整

個樓層的淡黃色的地板磚顯得高雅,昂貴,體現了現代中國既得利益者的奢華和

腐敗。

  隱隱約約的聽到一縷少女淫蕩的叫床聲,沿著聲音走過去,推開掩著的門,

一副不可思議的場景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渾身赤裸的劉婷正躺在床上面對著電腦

屏幕,在自慰,電腦屏幕上播放的是一部日本的色情片,其中的男主角正挺直著

肉棒,從身後幹著一位妙齡的少女,一下一下的沖擊帶給了劉婷不凡的刺激。

  雪白的胸圍和內褲扔在床邊,劉婷的身材健美、性感,由于還是處女的緣

故,小小的奶頭還陷在乳房?,雪白的乳房渾圓有致,和有過性行爲的女人有著

截然不同的形狀,全身上下沒有什麽贅肉。

  劉婷一邊看著電腦,一邊用纖纖小手把自己的陰唇翻開,用手指摸著自己的

陰蒂,熟練的沿著肉縫向下摩擦著。一邊感覺自己內部的濕潤程度,一絲絲的黏

液分泌了出來,劉婷的手指覺得濕潤了,擡起手來,把手指放在嘴?吸吮了一

下,聞著自己淫水的味道,劉婷的心?開始激蕩起來。

  淡淡的淫水一點點的流了出來,電腦?的戰鬥還在繼續,劉婷也漸入佳境,

手指的動作開始加快,慢慢的伸進了自己的逼?,每次做到這?,劉婷都不敢用

力插進去,遇到小小的阻礙就停了下來,劉婷知道這是處女膜,也不願意就這樣

破處,所以每次都只能看著電腦?瘋狂的性交場面,用力的揉捏自己的陰蒂,使

自己達到快樂的高潮。

  “真想有一個男人能夠插進我的小逼?,看看電腦?女性快樂的樣子,到底

做愛有多舒服啊,好想試一試。”劉婷想著自己的夢中情人,喊著他的名字,

“來幹我啊,我要你的大雞巴,妹妹的小逼就是爲你張開的。”同時手指激烈的

抽動著,淫水淌了一床。動著動著,劉婷的雙腳一伸,感覺著身體內部一股熱流

噴射出來,渾身癱軟,倒在了床上,眼睛盯著天花板,覺得特別的空虛和無助。

  同時,張豐和陳正再一次的來到劉德財的辦公室,就省市領導陪同去北京一

事再次彙報。

  “劉市長,我們公司現在股票上市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很需要省市領導陪同

跑一趟證監會。”

  “這點沒有問題,你們等一會,我先給省委王省長打個電話,等省長有空的

時候,我們一起跑一趟,畢竟是關系到我們市廣大人民的大事,何況對省?加快

整體改革步伐,改變我省的工業落後局面也有很大好處。”

  “那就謝謝劉市長了。”張豐笑著說。

  “不必客氣了,小張,我們市還需要你們這樣的大型國有企業的支持啊,沒

有國有企業,哪有政府,爲了改革,我市的國企犧牲很大啊,問題也很嚴重,你

看看,剛才還有很多市紡織廠的職工在靜坐示威,現在的職工動辄堵市委大門,

象什麽樣子。”

  說著說著,劉德財來了脾氣,“不知道想幹些什麽,總是要挾政府,要挾組

織,就沒有一個人想著怎麽自己解決問題,都是改革中出現的問題麽,又不是階

級矛盾,爲什麽拿這樣的方式和政府對抗,你說呢?”

  張豐說道:“是啊,就是這樣,政府也挺不容易的。”

  陳正在一邊聽著,心?暗暗罵道:“都是你這個王八蛋,才讓工人落到這種

地步的,現在還說什麽風涼話,紡織廠不是你蹲點的廠子麽。”

  “好了,不說這些了,對了,小陳,聽說你是南開大學學中文的?”劉德財

笑眯眯的問道。

  陳正沒想到話題會轉到自己身上,連忙回答:“是,劉市長。我是南開大學

中文系新聞專業的。”

  張豐接著說:“該不會劉市長想挖我的牆角麽,哈哈,這可不行啊,小陳可

是我們公司的筆杆子啊。”

  “小張啊,你害怕什麽,我知道小陳是你的得力助手,我借幾天用用行不

行?”

  “行啊,市長發話,什麽不行的,不過可別劉備借荊州啊。”張豐打趣著,

因爲他和劉德財也很熟悉了,說這些話也很平常。同時,他的大腦飛快的轉著,

“借陳正幹什麽,有什麽目的麽?”

  “是這樣,我女兒你們也見過了,很麻煩,好容易這幾天在家看了點書,要

考電大了,在中文方面還有些問題,我想讓小陳看看,幫她寫一點東西,到時候

用得上就行了。”劉德財對張豐和陳正說道。

  聽到是這樣的要求,張豐的心?一頓,沒有可能的啊,劉德財會讓陳正輔導

他女兒,何況,那個丫頭我也略有所聞,根本不是學習的料,至于和我提出這個

要求麽,心?這樣想,但是沒有表現出來。該不會?

  “這樣啊,行,只要到北京的時候,小陳能跟著就行了,這幾天我放小陳

假。”張豐大度的說,“小陳,你就好好的幫小劉一下啊。”

  對于這個差事,陳正也是一愣,也在腦海?尋思著爲什麽,難道我的機會來

了?作爲公司的總經理助理,陳正也不想一直坐在這個位置上,雖然目前還是很

風光,可是誰知道以後會怎麽樣,如果能夠攀上市?領導,自己的前途自然會更

有保障。想到這?,陳正沒有說話,這種場合,還是保持沈默的好。特別是跟著

張豐這樣的領導。

  “就這樣定了,小陳這幾天就不要上班了,去給小劉寫幾篇文章,到時候用

用得了。”張豐又一次在市長面前這樣說道。

  “好的,張總。”陳正答道。

  “那就謝謝張總和小陳了,”劉德財滿臉的笑容,好像幸福的葡萄樹一樣,

“小王,你去送送張總,然後帶小陳到我家去認認門。”

  張豐和陳正跟著王飛下了樓,張豐對陳正說:“就這樣,我自己開車回去,

你跟小王跑一趟。”

  “好的,張總。”陳正必恭必敬的回答。

  看著張豐的公爵王一溜煙的開走了,王飛對陳正展開了燦爛的笑容:“老同

學,你豔福不淺啊,劉市長的千金看上你了。”

  陳正笑罵了王飛一聲:“呸,要是曉虹聽到這話,我和你沒完。”

  “真的,老同學,上次你們來的時候劉小姐就看上你了。”王飛認真的說。

  “不至于吧,她什麽樣的人找不到啊。”說是這麽說,陳正的心?還是有些

得意。也許這就是一個機會吧,這個時候,什麽愛情,什麽曉虹,統統的扔在腦

後。

  陳正和王飛上了市政府的專車,一路飛馳很快就來到了紅樓山莊,看到政府

的4號車,警衛一敬禮,小車飛快的開到了劉德財的家門口,王飛囑咐司機等一

會,然後和陳正一起走上台階,按響門鈴。

  按了半天,還沒有人來,王飛有些急了,打個電話給了劉德財:“劉市長,

小婷在家麽?”

  “應該在家啊,你打電話。”

  剛撥通劉德財家?的電話,門通的一聲開了,“幹什麽啊,王飛。”劉婷發

著小姐脾氣嚷道。一身睡衣打扮,少女豐滿結實的乳房急不可耐的表現著自己,

當看到王飛身邊陳正的時候,劉婷頓時安靜了下來,乖乖的請二人進門,王飛看

著陳正,詭秘的一笑。

  “劉小姐,這位是劉市長給你找來輔導中文的陳先生,認識一下。”王飛還

是循規蹈矩的介紹著。

  “對不起,我上去換件衣服。”劉婷突然發現陳正的眼睛看著自己的身體,

臉騰的紅了,急忙跑了上去,看著少女結實的屁股一搖一晃的上樓,陳正突然很

想插進她的菊門。

  王飛什麽也沒有看,盯著天花板,不知道想什麽心思,“老同學,你想什麽

呢?”陳正從幻想中醒過來,問王飛。

  “沒什麽。”王飛口不對心的回答。

  “看你那沈思的樣子,就知道你在想什麽壞事。”陳正說,“這麽多年的同

學,我會不知道你。”

  “你倒挺聰明的,你說我想什麽。”王飛皮笑肉不笑的答道。

  “你能想什麽,當秘書的心眼都賊多,象他媽特務一樣。”陳正打趣的說。

  “還真讓你小子猜對了,我就在想問題,我在想這個小妖精搞定你要多長時

間。”王飛俏皮的說。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看你早把這丫頭辦了吧?”陳正以牙還牙。

  “我才沒那興趣呢,有空我還能多辦幾個,辦她,考,找不自在,老弟,你

任務艱巨啊,還是勸你一句,小心爲妙。”

  聽了老同學的話,陳正沈思了起來,和王飛說,“等一會我們一起走,我有

事問你。”話音剛落。高跟鞋噔噔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了過來,一個千嬌百媚的少

女出現在二人的面前,只見劉婷的頭發高高的盤起來,發稍微微的黃色,向上反

卷著,蓬松的感覺,慵懶的女性魅力讓人怦然心動。

  劉婷一張標準的鵝蛋臉形,雖然說不上特別的美麗,但是眉眼之間的風騷味

也是十足,翹翹的丹鳳眼,小巧的鼻梁,略爲上翹的嘴唇給人一種冷漠的感覺,

但是似笑非笑的樣子讓陳正也是心?一跳。

  年輕的女孩子身材就是本錢,淡黃色的吊帶裙把兩顆豐滿的乳房緊緊包住,

走起路來,隨風飄擺的裙邊下雪白有致的大腿簡直讓陳正的小弟弟瞬間起立。一

時間,兩個男人都沒有說話,看著這個漂亮的少女妖精。

  劉婷非常清楚自己的殺傷力,所以來到兩個人的身邊,輕輕的問道:“喝水

麽?”

  “劉小姐,是這樣,我先過來看看,劉市長說,從明天開始,我來給你補習

一下中文,等一會,公司還有事,我先回去了,明天上午我過來。”陳正禮貌的

和劉婷解釋道。

  “這樣啊,”劉婷的語氣?明顯聽出了遺憾和無奈,畢竟還是一個小女孩,

在這些事情方面總有些不好意思,總不能說,陳正你留下來,王飛回去,何況王

飛還是父親的秘書。劉婷的臉紅了一下。回答道:“好吧,那你們慢走啊。”

  王飛和陳正離開了劉家,王飛囑咐司機先把車開回去,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下班了,問了一下劉德財,沒什麽事的,就先回去了。

  王飛和陳正兩個人打的來到了本市一間小酒館,天還尚早,沒有什麽人來,

兩個老同學在昏暗的燈光下開始了秘密的交談。

  “老弟,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什麽風聲,關于張豐的。”陳正開門見山的問。

  “有,我不瞞你,老同學,最近有人舉報他貪汙受賄,還有一些,但是都是

捕風捉影,沒有什麽實質性的東西,問題不大。”王飛低聲說道,“市委還沒有

討論,估計沒什麽事。”

  “何況,張豐很會做,很多事情都在萌芽?就解決了。”王飛接著說道。

  “關于劉婷看中我的話,到底是真的假的?”陳正句句進逼。

  “真的,那天你們來後,劉德財就讓我收集了你部分資料,看樣子,劉德財

想給自己找一個好女婿了。”王飛認真的說道。

  “聽說中央的那個老人退二線了,有沒有可能動到劉德財。”這個問題的深

度更進一層。

  王飛沈思了片刻,低聲說:“這個問題還不好說,關鍵是省?的意思。”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以後,陳正輕松了起來,問道:“老爺子身體怎麽樣

了?”

  王飛也放松了一下,“還是老樣子,沒辦法,拖一天算一天吧。”

  “唉,要不是老爺子得了這個病,你現在也在國外了。”陳正惋惜的說。

  “也沒什麽,人在哪兒都一樣,老同學。”

  王飛的父親在王飛碩士畢業之際,突發腦溢血,半身癱瘓,正準備出國和女

朋友相會的王飛也被迫勞燕分飛,王飛的女朋友本來決定王飛出國後,二人結婚

的,遇到這個情況,做爲孝子的王飛只有接受和女朋友分手的不幸經曆。

  “老爺子要是要錢要車什麽的,你盡管說,怎麽說,你我也是哥們,你現在

怎麽樣了?”陳正關心的問。

  王飛沈默了半天,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麽,是不是我和關雅楠的事。都

過去了。”

  “現在雅楠生活的也挺好的,我也就安心了。”話雖這麽說,言語之間深深

的痛,還是聽的出來

  “對了,我們學校那些同學都怎麽樣了,好久沒有聯系了啊。”王飛換了個

話題。

  “還行吧,大多數都還行,北京也有不少,下次你和我一起去,見見他們,

大家都挺惦記你的,都還記著你在聯合會上的一曲白桦林啊。”陳正說著。

  “這幾年我變得太厲害,連我自己都怕,還說這些幹什麽啊,不過我有機會

一定和同學們聚聚。”王飛恢複了一貫的笑容。

  “唉,都是這樣,我變的也太厲害,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做什麽,別提了,

社會就是這樣,不變是不可能的。”陳正說,“好吧,我們邊吃邊聊,這個地方

的豬蹄子最好吃了,你嘗過麽?”

  “聽說過,沒嘗過,據說江浙一帶很多的老板都專門來這?吃,很有名的,

你看看,都坐滿了。”王飛說道。

  “是啊,這樣的小地方沒想到生意這麽好,來吧,幹一杯。”陳正舉起了酒

杯。

  第二天一早,陳正昨晚喝了不少,頭疼欲裂,和老同學一直喝到晚上10點

多,一邊喝,一邊說以前學校的事情,不知不覺的就喝多了,王飛也是這樣。兩

個人搖搖晃晃的洗個桑那,吐了一地的才好了些,然後各自回家。

  盡管酒醉後的頭疼讓人無法忍耐,好像小李飛刀說過這樣的話,但是陳正還

是打足精神來到了劉德財的家門口,按響了門鈴,很快,門開了,一個青春靓麗

的女孩子站在了陳正的面前。

  只見劉婷穿著一件寬松的休閑T恤,烏黑的頭發隨意的披散在身上,一股清

新的香水味道撲面而來。豐滿的少女乳房若隱若現,竟然可以看見小小的乳頭,

不知道是穿的什麽超薄的胸罩,下身是一條很短的熱褲,修長白皙的大腿完全的

暴露在陳正的眼睛?。

  在兩條長腿之間是鼓鼓的少女的陰部,被熱褲包得緊緊的突了出來。竟然隱

約的好像有條縫,讓陳正的心一跳一跳的,雖然王飛的話還在耳邊,但是對于青

春肉體的渴望和肉體內涵的追求讓陳正無法抑止心底的狂熱。

  劉婷俏笑嫣然的和陳正打招呼:“你好。”

  陳正開心的回答道:“你好,劉小姐。”

  “請進吧,陳先生,歡迎指導。”

  “劉小姐客氣了,只是幫個小小的忙而已。”說著話,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來

到了客廳。

  劉婷很快的端來了果汁和飲料,陳正客氣了一下,喝了一點果汁,由于昨夜

醉酒早上沒有吃飯,所以胃口也不是太好,喝了幾口,劉婷的眼神?有了一點的

亮意,笑容早就爬上了眉梢。

  “劉小姐,聽說你想讓我寫一點東西是麽?”陳正的頭疼的厲害,昨天真是

喝多了,強打著精神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老師布置了一些題目,說考試的內容有一部分,你幫我看

一下。”劉婷回答著。

  “好,我看看。”

  “我放在在樓上了,我們一起去吧。”劉婷羞澀的說,陳正雖然頭疼,但是

對于送到眼前的美女怎麽可能無動于衷,跟著劉婷亦步亦趨的上了樓,看著劉婷

圓圓的屁股一扭一扭的上樓,小弟弟竟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想從後面好好的

幹一下。

  兩個人來到了劉婷的臥室,陳正就覺得頭重腳輕的,想睡覺,強迫自己看著

劉婷,劉婷也注意到了陳正的狀態,關心的問:“怎麽了陳先生,不舒服麽?”

  “沒什麽,估計是昨天沒休息好,頭有些重。”

  “要不要休息一下啊,”溫柔的聲音好像是催眠一樣,陳正漸漸的就睡了過

去。

  看到陳正昏睡的樣子,劉婷的心?樂開了花,終于可以得到這個美男子了,

自己的夢中情人就“玉體橫陳”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沒有過性經驗的劉婷覺得心

跳的厲害。

  喊了陳正幾聲,見沒有什麽動靜,費力的將陳正的身體挪到了床上,看看陳

正還是沒有什麽反應,心?放心多了。

  輕輕的掩上門,劉婷解開了陳正的皮帶,同時脫下了皮鞋,也不知道在果汁

?放的安眠藥到底能管多長時間,劉婷心?也沒有數,很費力的將陳正的長褲脫

了下來,頭一次看真實男人的裸體,臉绯紅起來。脫下了陳正的內褲,可憐的小

弟弟還垂頭喪氣的搭拉著,劉婷的淫水卻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很快的,解開了陳正的襯衫鈕扣,由于害怕陳正醒來,不敢多做什麽,快手

快腳的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沒想到,這個丫頭竟然沒有穿胸罩和內褲,雪白豐滿

的乳房挺拔秀美,微微的上翹,嫣紅的小小乳頭還陷在乳房?,隨著劉婷急促的

呼吸,兩個小兔子一上一下的起伏,讓人看得只想咬一下。

  筆直雪白的長腿中間幽幽的秘處,一點點黑黑的草叢點綴在雙腿之間,劉婷

的雙手又一次的摸到了自己的秘處,咽喉?輕輕的發出一聲呻吟。

  劉婷站在陳正的面前,顫抖著低下了頭,學著A片?的女優,開始親吻著陳

正的陽具,由于技術不太熟練,總是無法很好的感覺到肉棒,陳正的肉棒還是低

著頭,劉婷一邊的親著,一邊用手摸著自己的秘處,開始抽插起來。

  不知道爲什麽陳正的陽具還是沒有什麽反應,劉婷急了,把它含在了嘴?,

漸漸的,陳正的肉棒硬了起來,劉婷把肉棒吐出來,看著肉棒一點點的長大,紅

紅的龜頭掀開了包住它的帽子,筆直的指向了天空,陳正呻吟了一聲,猛的把劉

婷一把抱住,嚇得劉婷哆嗦一下,想掙脫,但是沒有成功,陳正一個翻身,將劉

婷壓在身下。

  “你,你醒了?”劉婷緊張得話都說不出來,竟然會這樣,真是沒有想到。

感覺著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陳正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女孩子一定很害怕,他

沒有回答劉婷的話,開始親吻劉婷的乳房。

  少女的乳房還是軟軟的,不像經曆過性行爲的女性,陳正熟練的采摘著兩顆

美麗的櫻桃,漸漸的,乳頭從乳房?伸了出來,驕傲的戰栗著,陳正一邊用牙齒

咬著奶頭,同時把手撫摸到,少女的陰部,水流了一片。由于剛才的驚嚇,劉婷

的秘門關了起來,陳正用手指在輕柔的敲開大門,漸漸的,劉婷從緊張中緩解過

來,進入了性愛的快樂。

  陳正的手繼續向劉婷的秘處?伸去,竟然好像遇到了阻礙,劉婷一動,顫聲

說:“疼。”

  “你還是處女?”陳正問道,沒有想到,剛才那樣開放的女孩子還是處女。

  劉婷羞澀的說:“嗯。”

  看到劉婷的情緒有些緩解,陳正低聲說,“你怎麽會這樣做?”

  劉婷的臉又一下的紅了起來,過了好一會才說:“我看電腦?有,我想試

試。”

  “處女…”陳正的心?一陣陣的遲疑,要是就這樣的上了她,會不會有什麽

後遺症,想到這兒,陳正又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曉虹,要是真的有什麽事,

她怎麽辦。劉婷看到陳正沈思起來,不知道如何是好,本來挺大方的女孩子一聲

也不吭。

  “得過且過吧,何況是自己送上門的。”陳正把心一橫,翻身親在了劉婷的

小逼上,劉婷被這個動作嚇了一跳,緊接著感覺到,自己的秘處好像闖進了什麽

異樣的東西,溫暖潮濕的舌頭開始舔吸起來,劉婷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刺激,

一下就叫了出來:“啊……啊……”

  陳正熟練的一下一下的親吻著劉婷的秘處,不時的將嘴唇離開,吻著劉婷秀

美的大腿根部,初次經曆真正性行爲的劉婷被舔的高潮疊起,終于也放下少女的

害羞,轉過身來,開始吮吸陳正的陽具。

  應該說,劉婷的口技不是很好,動不動就咬到了陳正的肉棒,讓陳正無法專

心的親吻劉婷,陳正讓劉婷站了起來,自己坐在了床上,開始教這個美麗的少女

口交。

  劉婷看著陳正巨大的陽具,一下一下的吞咽著,陳正感覺自己的肉棒被緊密

的包圍著,同時陳正的雙手在劉婷胸前有節奏的揉捏著,小小的乳頭更加驕傲。

陳正漸漸的覺得有些受不了了,連忙將自己的肉棒抽出來,把還在發呆的劉婷抱

到床上,壓在了劉婷的身上。

  頭一次感受著男人的陽具壓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劉婷顫抖著,雖然看了很多

的A片,但是真當接觸到這個東西的時候,無法使自己不緊張,劉婷感覺到陳正

的肉棒一下一下的跳動著,好像要急切的進去,不禁說話了:“你,慢一點,我

怕。”

  陳正溫柔的吻到了劉婷的唇邊,親切的說:“沒什麽,一會兒就舒服了。”

陳正感覺到劉婷很緊張,但是劉婷的水很多,陳正扶著自己的陽具,進入了劉婷

的逼門,劉婷的小逼被陳正的陽具一抵,門一下就開了,淫水順著就流了出來。

  陳正爲了緩解劉婷緊張的情緒,親吻著劉婷的耳朵,咬住劉婷的耳垂,劉婷

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陳正進去了。

  劉婷沒有感覺到什麽特別的疼痛,陳正的肉棒竟然就進去了,由于劉婷常常

的手淫,處女膜已經不是很完整,而且開始流了很多的水,陳正的肉棒在受到一

點點輕微的抵抗以後,就插了進去。

  進入處女的秘門,陳正感受著和曉虹不一樣的經曆,劉婷的小洞非常的緊

密,雖然第一步很容易的過去,由于劉婷的緊張,所以陰部夾得緊緊的,陳正還

想插進去的時候就遇到了不同凡響的抵抗。

  陳正把肉棒抽出來一些,又一次插進去,這一次的深度很深,劉婷大叫了起

來:“啊!啊!啊!”好像自己的身體被什麽東西推開,男人的肉棒和自己的穴

肉完全的接觸著,劉婷感覺到好像自己要撕裂了什麽,但是沒有什麽痛苦,只是

覺得酥軟難耐。

  陳正一次一次的慢慢插入又慢慢的抽出來,漸漸的,劉婷臉上緊張的神情被

愉悅的笑容代替,“真沒有想到,原來做愛這麽快樂。”

  看著身下的美人露出的笑容,陳正問道:“可以快一些麽?”

  “嗯。”劉婷羞澀的回答。

  陳正開始用力的抽送起來,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到少女的底部,初次做愛的劉

婷又有點承受不了,但是內心的欲望使劉婷無法控制的向上動著自己的身體,迎

合著陳正的沖擊,兩個人都忘記了一切,完全沈醉于性愛的狂歡?。

  每一次的插入,劉婷都發出快樂的叫聲,陳正在叫床聲的鼓勵下一次的動作

更加粗野,每一次都讓劉婷樂不可支,漸漸的,兩個人進入了高潮的邊緣。

  陳正猛烈的抽送著,劉婷激烈的回應,劉婷猛地大呼了起來:“啊啊啊,我

要死了!”

  陳正感覺著劉婷的小逼?一跳一跳的像是在咬什麽一樣,自己腰間一酸,感

覺好像要出來了,在這一刻,顯示了碩士生臨危不亂的本色,猛地將肉棒拔了出

來,一股濃濃的津液摔出一條抛物線,點點滴滴的落在了劉婷的胸前和臉上。但

是高潮中的劉婷沒有顧到這些,還沈醉在剛才的快樂之中。秀美的雙乳激動的一

起一伏,紅紅的臉龐像是火燒了一樣。

  一股白?夾紅的液體順著劉婷張開的雙腿流了出來,終于,劉婷抓住了英俊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

助跑~~~~~~~~~~~~~~~~~~ 我推!

就是我的家